tradingviewpipcalculator

tradingview pip calculator


周一(4月5日), 高盛集团在建议 做空美元近六个月后,该公司宣布退出该 交易


    去年10月,高盛开始做空美元,并警告称, 美国大选中的蓝色 浪潮可能会将 美元指数(92.6750,0.0940,0.10%)推至2018年低点。


  他们 写道:“美国大选‘蓝色浪潮’和疫苗时间表上的利好消息可能会让美元贸易加权指数和DXY指数回到2018年的低点。


  ”直到乔治亚州的第二轮选举,蓝色浪潮才到来,美元最终触底。


    而今天,在一份题为“战术撤退”的报告中,高盛的 货币团队结清了对G10一篮子商品货币推荐的美元空头头寸。


  在美国 国债收益率 飙升引发美元反弹、令全球最密集的宏观交易之一大跌之后,该公司加入了对冲基金和其他投资者的行列,纷纷投降,退出了对美元的做空。


    包括ZachPandl在内的 策略师周五在报告中写道,“尽管我们仍预计这些商品货币兑美元在未来几季将 升值,但美国经济成长强劲和国债收益率上升可能令美元在短期内保持支撑。


  ”“在经历了几个月的 波动后,我们正在结束推荐的美元空头交易。


  ”  随着经济数据的改善和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飙升80个基点,美元相对于其他货币的吸引力大增,去年底的这一接近共识的预测已经落空。


  不过,高盛的预测并不是赔钱:策略师们写道,尽管自年初以来“基本持平”,但该交易自推出以来已经实现了5%的收益。


   油价连续上涨作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大宗商品, 原油与加元之间的相互关系十分明显,因 加拿大经济相当依赖原油 出口


   近期油价的迅猛上涨增添了加元升值的动能。


  如果经济数据继续向好,油价可能继续攀升,届时,道明证券预测美元兑加元可能跌至1.20。


  美联储维持鸽派立场 鲍威尔周三在 利率决议公布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经济要取得实质性进展,还需要一段时间,当时机适宜时,美联储将降低对债券的购买速度,但不是现在。


  在实现目标前,接近零的利率政策是适宜的。


  鲍威尔认为失业率仍然 偏高经济复苏 不平衡且还远远没有完成,现在还不是时机点讨论紧缩货币政策,包括缩减资产购买。


    2021年下半年至2022年上半年,可能存在一系列对美元走强的有利因素。


  尤其是当这些因素同时出现而产生共振效应时,美元阶段性走强的概率就很大,美元升值的幅度也可能会大一些。


  尽管 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决定了 人民币汇率中长期将以基本稳定为主,但短中期内人民币 对美元汇率仍有可能出现一定区间的双向波动。


    那种认为人民币汇率就此持续大幅升值是不切合实际的。


  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人民币仍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伴随着供求关系双向波动、弹性增大、小幅升值的可能性较大。


    唐建伟:虽然人民币汇率最近持续走高,但不会走出单边上涨趋势,国内外的经济情况也存在对人民币汇率走低的压力。


    一是中国经济2021年将是一个前高后低的走势,而美国和全球可能是前低后高,下半年中美经济增速之差缩小或使人民币汇率承压。


  二是年内美元指数阶段性走强概率较高。


  今年一季度美债收益率走高推动美元指数出现阶段性升值,下半年美国经济如果强劲复苏也可能再次导致美元走强。


  三是中美关系演变仍有较大不确定性。


  中美博弈的方式可能有变,但美国遏制中国崛起的中长期战略取向并不会改变。


  四是中国外汇管理部门虽然放弃对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但仍会通过一些政策工具引导市场预期,促成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特征。


    由于2021年人民币汇率升值与贬值的因素同时存在,预计人民币汇率难有趋势性升值或贬值行情,2021年内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升破6或贬破7的概率都很小。


  预计2021年人民币汇率仍将保持双向波动特征,延续稳中略升的趋势,预计维持在6.3—6.7的波动区间,全年汇率升值幅度预计将明显小于2020年。


    张明:人民币单边上涨的趋势不可持续,导致第二季度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原因都可能发生变化。


    首先,从美元指数来看,继续今年二季度快速回调的概率很低。


  毕竟,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2021年美国经济增速可能达到6.0%以上。


  随着产出缺口继续缩小,以及美国政府又推出6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因此2021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增速有望高于上半年。


  此外,近期美国通货膨胀率显著抬头。


  2021年4月核心CPI同比增速由3月的1.6%跳升至3.0%。


  近期美联储部分官员已经显著改变其之前温和的鸽派言论,开始转为讨论量化缩减的可能性。


    今年美元指数有望在87—94的区间盘整,中枢水平约在90—91。


  2021年下半年美元指数可能前低后高。


  到2021年第四季度,随着美国经济季度增速达到阶段性新高,随着美国长期利率的再度上升,美元指数有望显著反弹。


    其次,不要对 北上资金 将会持续流入A股市场过于乐观。


  从最近几年北上资金的流动来看,其波动性并不亚于国内资金进出A股的波动性。


  在特定时期,北上资金大规模撤出正是导致A股市场显著波动的重要驱动因素。


  迄今为止,北上资金的表现其实并不像长期价值投资者,更像擅长短期波段操作的投资者。


  今年春节后,北上资金大量抛售蓝筹龙头股的做法就是明证。


  因此,一旦近期A股核心资产价格显著上升,例如回升20%—30%后,北上资金可能再度由大规模流入转为显著抛售。


  不要认为北上资金将会持续流入,更不要认为短期证券投资流动可以推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升值。


    再次,随着全球疫情到达拐点,中国货物贸易顺差逐渐收缩将是大概率事件。


  2020年,中国出口的强劲表现源于全球疫情暴发、疫情冲击错位与下半年全球需求复苏三个原因的叠加。


  2021年上半年,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大国疫情的反弹再度延续了疫情冲击错位对中国出口企业造成的短暂红利。


  但随着疫苗注射的加快以及疫情防控的强化,新兴市场国家将会加快复工复产,由此将会造成中国出口不可替代性的下降。


  这意味着2021年后几个季度,中国出口增速与贸易顺差将会双双逐渐走弱。


  随着全球服务贸易的恢复,中国的服务贸易逆差也将再度扩大,因此经常账户顺差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将会逐渐减弱。


    预计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在6.2—6.7的范围内波动,具体到今年下半年,考虑到美元指数可能前低后高,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呈现出前高后低的走势。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