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cytrading

currency trading


如何预测接下来的 走势?  现在,根据这次画出的斐波那契 回调线,我们预测白银接下来的走势。


  从上图可以看出,白银已经 突破了0. 618一线, 也就是C圈的位置,在 跌破0. 764一线后,有所反弹。


  但从目前的走势来看,方向仍不明确。


  仍需要等待的是三个方向。


  1.看K线能否回升至0.618一线。


  如果不能有效突破0.618一线,可以考虑下 空单


  如上所述, 获利了结。


  在下一个回调线逐步获利,但最低可以持有。


  有到15.61美元/盎司,也就是回调线的底部; 止损可以设置在0.618线上方。


    2.如果K线有效突破0.618一线,可以考虑下多单,止盈止损方法同上。


    3.K线再次跌破0.764一线。


  可以考虑下空单。


  应该把止损设置在0.764线上方,止盈设置在最低线。


  但建议手动操作。


  .成立ExnessExness集团成立于二千零八年,由一群专业的金融和信息技术专业人士组成。


   外汇 市场 夏令时由于许多 国家在夏季实行夏令时(DST),因此夏季和冬季市场的 开市闭市时间会有所不同。


  Exness遵循美国夏令时(DST)。


  换句话说,DST 标志着夏季的开始,从每年3月的第二个星期日开始。


  同时,DST在每年11月的第一个星期日结束,标志着冬季的开始。


  下表分别列出了主要国际贸易中心在夏季和冬季的开市和闭市时间。


  请注意,我们的服务器时间是格林威治平均时间+0。


  地区城市夏季冬季敞开式- 封闭式-敞开式-封闭式亚洲东京 00:00- 08:0000:00-08:00香港/新加坡01:00-9:0001:00-9:00欧洲法兰克福06:00-18:0007:00-19:00伦敦08:00-16: 3008:00-16:30美洲纽约13:30-20:0014:30- 21:00芝加哥13:30-20:0014:30-21:00太平洋惠灵顿22:00-05:0021:00-04:00悉尼00:00-06:0023:00-05:00  扩大 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  这波 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 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


  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


    众所周知,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


  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


  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


  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


  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且交易没有限制,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


  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有人预期是3%,那么,在1%至3%的预期差之间,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


  在岸市场上,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


  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


    现在,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炒汇”行为,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风险中性”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


  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


  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


  可见,“风险中性”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2019年,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60万亿美元。


  其中,美元日成交量5.82万亿,占88%;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仅占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


  人民币日成交量中,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3稍强。


    于在岸市场,扩大交易主体,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同时拓展实需内涵,放松交易限制,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2005年“7·21”汇改以后,我们就鼓励“两非”入市,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


  但因为没有放开相关交易限制,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


  到去年,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1%,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


    此外,我国早在“7·21”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


  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


  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的水平。


  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


  比如说,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


  现在,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


  

0 Comments